我们都曾经有过

2018-08-18 07:24

而要解决这问题,如果我们只停留在“痛心”、“痛切”、“痛陈”的层面。那么,纳税人的“心痛”必将持续。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足以证明行动的重要,从1994年政协委员梁文森提出《政府公车应该管制》开始,到2010年郑学定、肖幼美等12位人大代表一起推出《关于推行公务用车改革的建议》,深圳两会已经连续16年出现公车改革的委员提案或者代表建议案。但到2011年两会,就已经没有代表委员再提公车改革。为什么?因为每年给的回复都是研究推进,却都没有实质解决问题。这样的情况多了,代表委员也就麻木了,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。

诚如王荣书记所言,“现在一些部门公款吃喝非要到大酒店去,而大酒店的价格扭曲,一瓶酒、一个菜价钱高得离谱。某种程度可以认为是公款吃喝扭曲了大酒店的价格。如果自己掏钱消费,绝不可能有这样的价格,公款吃喝确实扰乱市场经济。”公款消费,不止让书记“痛心”,让纳税人“心痛”,更已经成为伤害整个市场经济秩序的社会病。

“官员伤肝,百姓伤心”。这几年,令人痛心的故事基本没少过。刚刚进入2012,王荣书记就为一件事情痛心了——公款吃喝!在1月9日举行的市政协五届三次会议大会发言中,王海鸿委员建议遏制“三公消费”,赢得阵阵掌声,也得到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王荣的积极回应。王荣表示,深圳要研究如何通过政策、制度约束及监督互动举措,让公款消费更加透明,杜绝公款浪费,让纳税人放心,让“三公消费”问题得以有效解决。

在深圳,形势并不乐观。从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在两会期间对“三公消费”的痛陈,到王荣书记的“痛心”,再到代表委员建议政府定期晒‘三公经费’账本的痛切,拳拳之心可见一斑。

事实上,如果将这一问题放到全国大背景下,中国的“三公消费”开支,几乎成为“国家机密”,在数据并未公开的情况下,纳税人想获得真实情况只能靠猜。

对三公消费的关注,可谓人共此心。书记的心痛,我们都曾经有过。但当真正听到书记直言自己为公款吃喝浪费问题痛心,我们似乎又看到解决深圳“三公消费”老大难问题的曙光。

书记的“心痛”道出了公款吃喝问题的严重性,也指向了解决问题的紧迫性。

有些事情,如果我们真的切切实实去做,它未必就比登天还难。比如说三公消费,我们相信相关的统计数据一定是有的,拿出来向纳税人公布,难道就那么艰难么?昨天,书记为公款吃喝“痛心”了,希望明天,我们能为此拿出“痛招”来。